快捷!方便!歡迎您用QQ登錄華夏吳氏網 會員區*發表文章   設為首頁 繁體中文 用戶登錄 我要投稿 公眾號1:worldwucom 公眾號2:cwu2015

 | 首頁 | 資訊 | 圖庫 | 社區 | 祝福 | 文化 | 風水 | 企業 | 書籍 | 網建 | 紀念館 | 
您現在的位置: 華夏吳氏網 >> 資訊 >> 文籍 >> 人物 >> 正文
武昌起義第一功臣吳兆麟
作者:吳丹軍    文章來源:個人整理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19-5-9         ★★★★★

吳兆麟(1882—1942),字畏三,號寬元,譜名錫敏。湖北葛店岳陂村吳家畈人。1898年參加湖北新軍。1899年吳兆麟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湖北陸軍第八鎮工程營隨營學堂被送將校講習所學習。1900年又以優異成績轉入工程專門學校。1902年畢業后,升為哨官。1905年參加“日知會”,任該會干事及工程營代表。同盟會成立后,在日討論革命戰略:由各省同志分途在各省運動,首先聯絡軍學界,一俟時機成熟,則命令同時起義。此后,秘密將這一戰略決策函知武昌的日知會,征求意見。黃興主張應以廣東為根據地向北發展直至宋教仁則主張應先在清朝統治中心北京活動,以達迅速之成功。在意見不能統一的情況下,劉家遠召集軍界共同研究。吳兆麟在討論會上提出:湖北軍界同情革命者,占十之六七;軍隊訓練程度較優,而且武漢供給軍隊需用之軍資亦甚多。軍隊最重要者彈藥、糧秣、被服耳。漢陽的兵工廠,彈藥不可勝用也;漢口之大商埠,糧秣不可勝用也;武昌有各大工廠,被服不可勝用也。且按兵要地理之關系:以中國形勢,占領揚子江,則可左右南北。況湖北居揚子江中心,即孫子所謂衢地是也。衢地則交。我日知會所計劃革命戰略,要以湖北為根據地,竭力聯絡揚子江上下游各省同志,待時機一到,則由湖北首義。然后向北進展,以北京為作戰目標。但孫、黃、宋三人之主張,皆有勝算,宜分途進行。總以合力推倒滿清,達到革命目的為主。知會成員對吳兆麟的意見都表示贊成,并密函日本同盟會合力進行。吳兆麟之革命方略,如諸葛孔明之‘隆中對

1906年在工程專門學校畢業后,以第一名考入湖北參謀學堂他參加1906年及1908年河南彰德、安徽太湖兩次秋操清末南北兩軍之間的大型軍事演習),對于近代戰爭有深刻地認識并手編各秋操紀事,還編著了《戰術實施》、《參謀旅行》等兵術書籍,被印發各軍參閱其軍事理論知識扎實軍事素養很高,在官兵與同學中頗有口碑。1909年以最優等生畢業于參謀學堂,仍回工程八營任左隊隊官連長

1911年10月10日夜,武昌城爆發了新軍起義。當起義軍工程八營官兵們搶占楚望臺軍械庫后,發現自己的隊伍中并沒有合適的指揮者。這一天起義倉促,湖北革命組織文學社和共進會主要領導人不在場,劉復基已犧牲,孫武被炸傷,劉公生病,蔣翊武在逃,劉英遠在外縣。此危急時刻,群龍無首的起義官兵們,急需一人出來組織和領導這支革命隊伍。官兵們公舉當夜楚望臺值日官吳兆麟為起義軍總指揮。因為官兵們知道他是前日知會干事,有革命思想,富有軍事才能,認為他是此時最合適的人選。

吳兆麟初不肯受職,眾士兵一再請求,吳方慨然允諾,當即發表講話:“諸君同志不棄,公舉兄弟為革命軍總指揮。兄弟與諸君當此起義之際,均處危險地位,為民請命,亦屬義不容辭。爾等現有大志,今日之舉,是我本愿。但爾等自首難后,頗形紊亂,非常喧囂,最犯兵家之忌。況夜戰以肅靜為主,否則不可指揮。既云革命,對于軍事,須嚴守軍紀,絕對服從命令,方操勝算。”起義官均表示“愿遵守命令,即赴湯蹈火,皆所不辭”。

于是他擔負起總指揮的責任,令各隊到楚望臺西南凹地集合,重整隊伍。他冷靜地分析了當時的處境,于當晚8時30分,提出應急軍事措施

一、目下我工程營舉動,約一時許,各處尚未響應,其危險萬狀。北有三十標,西有憲兵營,均是旗人,近在咫尺。我須先發制人,以猛烈火力擊散之。

二、本軍械局乃我根據地,須竭力保守之。

三、炮隊內同志極多,現在城外,夜間如無步隊掩護,行動危險。我應派隊促其響應掩護入城,以壯聲威。

四、所有附近電線一律割斷。

五、今晚口號興漢。

六、各營同志,均派二人,分途遞信,促其響應。

七、一俟炮隊入城及各營同志響應后,然后一齊進攻督署。

吳兆麟將以上處置說畢,眾兵士均極贊成

占領楚望臺軍械庫后,各部由于工程營全營都參加了起義,再加上總指揮吳兆麟系工程營之人,所以,進攻督署的主要任務由工程營來擔任。 

工程營全營和第二十九標、三十標同志在楚望臺會商,決定以工程營為主力,分三路進攻督署:第一路由鄺杰率領,由紫陽橋向王府口搜索前進,經長街,以督署前面為進攻陣地;第二路由馬榮率領,向水陸街搜索前進,通過長街,以督署后面和督署后面的第八鎮司令部為進攻陣地;第三路由熊秉坤率領,經過津水閘,向保安街正街搜索前進,以督署大門為進攻陣地。

三路主要隊伍在進攻中都遇到了阻礙,一時停滯不前。還好南湖炮八標在到達蛇山布置好炮隊之后便開始向武昌督署發起猛攻。炮隊的加入,使官兵歡欣鼓舞,士氣大增。但由于天黑且離目標太遠,炮隊射擊不準,不能直接擊中督署。這時有人想出辦法,在督署附近點火照明,以使炮隊能準確擊中目標。

天亮以前如不將總督署攻下,摧毀其指揮中心,等到瑞瀲各路援軍到來,后果是不堪設想的。緊急中,有人想出了一個為炮兵觀測照明的辦法,這就是焚燒督署附近的民房,引起大火,便于蛇山、花園山等處炮兵觀測,消滅頑抗之敵。這個辦法都說好,就是燒老百姓的房子不好。為難中,吳兆麟說:“現在消滅敵人最要緊,其隊集中會合,便開始了進攻武昌督署的計劃

清吏瑞澂、張彪、鐵忠諸逆,驚聞工程營兵變,急飭各協、標、營長官,一面制止內部響應,一面囑派可靠兵隊會剿。惟各標、營自管帶以上各官,均以身家性命是惜,不但無會剿之勇氣,且紛紛離營,惟恐禍及其身。只第三十標第一營管帶郜翔宸將營門堵塞,使外不能入,內不能出:第三十二標標統孫國安,僅派楚英帶兩隊兵士,反抗革命軍;其他如第二十一混成協協統黎元洪及第十一營炮隊管帶張正基亦曾反抗于一時,結果均遭失敗。

當時起義軍兵力和守衛督署的兵力應該相當,但由于清軍已經從內部開始潰敗,所以,當起義軍發起猛攻時,他們便很快敗下陣來。

守衛督署的兵力,原有教練隊一營,機關槍一隊,消防隊一隊,騎兵一隊。9日,瑞瀲又調巡防營三營防守,駐在督署后面;張彪的第八鎮司令部,也有衛兵若干人。據當時估計,瑞、張兵力有3000左右,其他分布在城內的武裝警察和憲兵營、旗兵營等,還不計算在內。與義軍比較,似乎相等。但瑞、張軍隊,系臨時拼湊而成,巡防營又素無訓練,因滿漢關系,使瑞、張也不敢放心使用,只叫他們死守督署這個據點。南湖炮標進城后,瑞、張處于炮火威脅之下,無法抵御。他的事以后說。馬上派人向附近民眾解釋,保證以后為他們修房子。”當他們向民眾解釋時,料不到“燒房戶”一聽到這事,都表態說:“只要能消滅敵人,我們甘心情愿燒自己的房子,要么事賠償咧。”

就這樣,軍民齊動手,片刻之間,房子燃燒起來。此刻,蛇山上的大炮繼續射擊,督署大堂、后園、鐘樓、簽押房紛紛中彈。面對革命軍排山倒海般的攻勢,湖廣總督瑞澂命人鑿開督署面江圍墻,攜家眷及參議鐵忠等登上幾天以來一直停泊文昌門下的號兵艦。瑞澂在艦上致電湘、豫兩省速派巡防營來鄂“會剿”,又電奏清廷,“請派大員,多帶勁旅赴鄂剿辦;湖北清軍最高指揮官、第八鎮統制張彪在督署抵抗一陣之后,帶殘部退往漢陽,再退漢口劉家廟;布政使連甲與護兵在藩署作困獸之斗,翌日拂曉越墻逃往漢口。其他湖北軍政官員紛紛作鳥獸散。督署內剩下的殘余軍隊,熊秉坤帶領敢死隊全部殲滅。至此,督署乃得完全占領。 吳兆麟應變有方,布陣英明, 致使武昌大功告捷”

10月11日黎明,武昌城內各官署、城門均為起義軍所控制;當日上午,一些處于觀望狀態的清軍士兵也陸續向楚望臺集中,聽從革命黨人指揮。革命黨的十八星旗幟飄揚在黃鶴樓上,宣告了武昌首義的勝利。上午,吳兆麟布置了守城及戰場掃尾工作,同時派人敦請各機關起義同志和城內縉紳父老到咨議局開會,商討起義勝利后一切緊急應辦事宜。天意造化此人就是為了武昌起義成功

當天,巡城部隊捉到黎元洪的一個伙夫押解到吳兆麟從伙夫那里吳兆麟知黎元洪依然藏匿在城內吳兆麟考慮應該推黎元洪穩定大局。于是他命令馬榮、程正瀛帶兵尋找黎元洪。不久,面帶愁容的黎元洪被挾至楚望臺。吳兆麟以禮相待,隨之將他帶到咨議局。在討論成立湖北軍政府的會議上,吳兆麟建議推舉黎元洪為湖北都督,得到與會者的贊革命黨人十分氣憤。蔡濟民、張振武、陳磊等建議改舉吳兆麟為都督,吳兆麟不同意,他說自己的官階低。張振武說:“拿破侖以一中尉而躍為歐州聯軍司令。革命不在官階而在才能,你便可以做中國的拿破侖。”吳兆麟說“欲收新軍全體來歸之效,非借黎元洪資望不可。……借黎元洪之名以號召天下,一則使各省可表同情,二則使外人不敢輕視。”還是推舉黎元洪對革命更為有利。吳兆麟有統攬全局戰略的頭腦,做事以大局為重不計較個人得失

革命軍掌控武昌后,湖北軍政府成立,黎元洪被推舉為都督,改國號為中華民國,并號召各省民眾起義響應。

武昌起義發生之后,清政府迅速作出反應。10月12日,清政府撤銷瑞澄職務,命他戴罪立功,暫時署理湖廣總督;停止永平(今河北盧龍縣)秋操,令陸軍大臣蔭昌迅速趕赴湖北,所有湖北各軍及赴援軍隊均任其節制;令海軍提督薩鎮冰率領海軍和長江水師,迅速開往武漢江面10月14日,清政府編組一二、三軍,以隨蔭昌赴湖北的陸軍第四鎮及混成第三協十一協為第一軍,蔭昌為軍統;以陸軍第五鎮為第二軍,馮國璋為軍統;以禁衛軍和陸軍第一鎮為第三軍,載濤為軍統。三軍迅速向漢口附近集結。

10月14日,湖北軍政府決定擴編革命軍,在參加起義的三千人基礎上,擴編成步兵四個協、騎兵一個標、炮兵二個標、工程和輜重各一個營。自軍政府貼出招兵布告后,廣大工人、農民、學生和退伍士兵踴躍參軍,四五天內即招足了約二萬人的新兵,而四鄉農民前來報名的仍源源不絕。后來,隨著戰事的發展,又先后成立步兵四個協,騎兵、炮兵各一個標,工程、輜重各一個營,機關槍一隊,以及將校決死團 、學生軍、憲兵隊等。此外,還集中部分老兵組織了四個敢死隊,并編組了荊襄、長江水師。總兵力最高額約六萬人。

湖北軍政府在擴軍的同時,還部署了武漢三鎮的防務:吳兆麟的步兵第一協防守漢;何錫藩的第二協防守漢口;成炳榮的第三協防守武昌武勝門外兩望山至青山一帶;張廷輔的第四協防守武昌;熊秉坤的第五協(10月16日成立)為預備隊,駐武昌。馬、炮各標營分隸各協指揮。

湖北軍政府得知清軍南下消息后,于10月15日召開軍事會議,確定趁南下清軍尚未全部集中時,先敵發起進攻。其方針是:“擬先擊攘漢口之敵,逐次向北進攻,以阻止清軍南下。”為此,決定向漢口增兵,首先肅清盤踞劉家廟之敵。當時,駐守漢口的革命軍為步兵第二協,下轄步兵第三標(統帶姚金鏞)、第四標(統帶謝元愷),另配屬騎兵一營、炮兵一標(欠一營)、工程兵一隊、敢死隊兩個大隊,共四千余人。其進攻部署是:右翼為第四標,左翼為第三標(欠一營),分別從鐵路兩側進攻劉家廟以南之敵;炮兵及工程隊配置在洋商跑馬場東側;預備隊在第四標之后跟進。此外,以駐武昌的第五協為增援漢口的預備隊,令駐漢陽的步兵第一協派一個標移駐漢口,負責接濟彈藥。由第二協統領何錫藩任前線指揮。

10月18日起,革命軍與清軍在漢口展開了10余天的漢口保衛戰。在漢口保衛戰中,革命軍雖取得“三戰三勝”的劉家廟大捷。卻因為前線總指揮張景良勾結清軍加上圍攻漢口的清軍兵力日益增強,漢口11月2日失陷。此次漢口保衛戰,雙方各死傷二千余人。

10月28黃興到達武昌。此時起義已堅持了18天,革命軍占領了武昌、漢陽。漢口一帶正在激戰。

11月1日,清海軍海琛、海容、海籌三艘巡洋艦及各炮艇宣布起義,由漢口開往九江,歸附民軍

11月3日,黎元洪授予黃興戰時總司令印信、委任狀與令箭黃興正式就任湖北民軍戰時總司令吳兆麟率參謀人員赴漢陽布置防務,協助黃興處理軍務。漢口失陷后,關于如何有效抗擊清軍,在戰術思想上黃興與吳兆麟產生很大分歧。黃興主張“全力收復漢口,不肯分散兵力”,而時任參謀長的吳兆麟認為革命軍新兵多,缺乏大炮、機槍,且漢口挫折后,元氣尚未恢復,而革命軍對手則是訓練有素、裝備精良之清軍反攻漢口不妥主張派兵分守漢上游蔡甸等地憑借海軍艦隊支援固守漢陽以疲清軍而待各省響應。但他的意見沒有被采納

11月5日黃興決計反攻漢口,爭奪戰進行三天后又敗,革命軍主攻部隊在漢口玉帶門一帶作戰中嚴重失利,革命軍士兵落水而斃者不可勝數吳兆麟急派人將橋拆毀,才穩定了局勢

11月17日革命軍退守漢陽兩軍隔河對峙。

11月19日清軍逼近漢陽漢陽保衛戰開始。吳兆麟建議從武昌一側進攻漢口則漢陽之危可解。黎元洪即令“我軍以陸海軍并進,由青山渡口先占領諶家磯然后向劉家廟滿軍施行攻擊”,陸軍主力由步兵、工兵組成,并令第三協協統成炳榮率領。海軍由“海琛”、“海籌”兩艦組成,令湯薌銘司令率領。

11月22至24日,因成炳榮貽誤戰機,這個絕佳的奇襲計劃被搞砸

11月27日,清軍攻占漢陽。黃興計劃實施陽夏保衛戰失敗了,革命軍經此大敗,士氣不振,節節敗退。黃興提出撤離武漢,遷至南京,黎元洪在內的多數人表示同意,獨吳兆麟等少數人堅決不同意漢陽失守后,黃興離漢去滬黎元洪舉薦萬廷獻任戰時總司令,萬廷獻以難孚人望,僅任一天即辭職之后,戰時總司令由蔣翊武擔任;都督府參謀長楊開甲辭職,吳兆麟繼任。此時,武昌形勢危急,北洋軍大炮從龜山向武昌城內轟擊,致使機關職員、居民紛紛逃避,黎元洪口說堅守,實擬逃遁。武昌防務,由蔣翊武、吳兆麟擔當,他們共籌防守事宜,經常聯絡巡視,對于穩定武昌軍心、民心起了重大作用。

吳兆麟就任伊始,星夜調兵遣將部署。這時湖南、廣西、江西安徽等省援軍陸續匯集武昌。吳兆麟布置各路援軍沿長江一線,嚴密防守。革命軍在吳兆麟的指揮下,各部隊合力抗敵,與清軍激戰日,保住了武昌

后來革命軍總司令部參謀長李書城在回憶中曾這樣總結陽夏之役失敗的原因:“敵軍是素有訓練的北洋軍,我以初成之師與之作陣地戰,真是既不知彼又不知己,犯了軍事上的大忌。進攻漢口的失敗,又引起了漢陽的失守。”如果當年戰事,依吳兆麟計劃進行,不強攻漢口,在固守漢陽龜山一線的同時,將防御擴大到蔡甸,阻止北洋軍從蔡甸渡河包抄,陽夏之役或許是另一種情形。而如果漢陽沒有失守,袁世凱的北洋勢力也不致甚囂塵上,南北議和或許是別種結局

121日下午6時,孫發緒帶著英國使節盤恩來到洪山司令部與吳兆麟接洽。他說英領事聯合各國領事在革命軍和清軍之間調解停戰,清軍方面表示同意停戰三天,他特來這里征求革命軍的意見。吳兆麟一聽正中下懷,當時都督黎元洪已逃往葛店,城內軍民皆因此人心惶惶,清軍顯然不知此情,此時停火,正可緩解危機,重整旗鼓,便當即表示同意。但盤恩堅持停戰協定必須蓋都督印才有效,并要求見黎都督本人。吳兆麟假稱黎都督因都督府起火已遷至劉家祠辦公,現已天黑,路不好走,請盤恩留在司令部用飯,自己即派人去取都督印。實際上,都督印已被黎元洪帶到葛店,那里與洪山相距九十里,派人去取根本來不及。急中生智,吳兆麟派人到武昌城找了個刻字工人立即照樣刻了一個都督印,一個小時后,即以這枚假印章使南北停戰達成了協議,足智多謀的吳兆麟,就這樣使武昌的形勢轉危為安。

12月6日,蔣翊武辭去總司令,以招撫使名義駐漢口

12月10日,軍政府在教育總會召開軍事會議,公推吳兆麟為戰時總司令。

1217黎元洪舉為大元帥

12月21日,吳兆麟重組總司令部,參謀長吳元澤,副官長周定原,秘書長李明軍法處長陶俊;調整武昌防區:

第一區司令竇秉鈞,轄步隊第三、第五、第六等3協、馬隊一隊,指揮青山至大堤口各炮隊;

第二區司令何錫蕃,轄步隊第二協、近衛隊第一協、馬隊一隊,指揮鳳凰山、蛇山、黃鶴樓各炮隊;

第三區司令張廷輔,轄步隊第一、第四2協,馬隊1隊,工程第一營,指揮鲇魚套至石嘴各炮隊;

第一支隊司令官羅洪升,轄步隊第八協、馬隊一隊、工程第八營。指揮石嘴至金口各炮隊;

第二支隊司令鄧玉麟,轄步兵第七協、馬隊一隊、敢死隊第一營;

總預備隊司令王安瀾,轄先鋒軍第一混成協、先鋒軍第二協、馬隊一隊。

長江水師統領趙均騰,下轄兩標:第1標統帶彭超衡,第2標統帶喻化龍

援鄂寧軍第1鎮統制黎天才,下轄兩協,由田猶龍、張聯升分任協統。

援鄂湘軍第1混成協統領王正雅。

12月30日,湖北軍政府在與各省援軍聯系妥當后以湖北大都督的名義下達了統一作戰命令,當天民軍戰時總司令吳兆麟根據黎元洪的總命令,具體下達所部命令如下:

    民軍戰時總司令官命令

(十一月十一日午前十時于洪山總司令部) 

  1. 清軍以主力占領漢口漢陽,以一部占領黃陂孝感,又黃孝以北沿京漢線各要地皆有兵占領。

    我右翼軍明日準備向黃陂方面前進,威脅清軍之左側背

    我左翼軍明日準備向孝感方面前進,威脅清軍之右側。

    我海軍明日在陽邏青山游弋援助我右翼軍進攻。

    我廣東援軍已抵上海。

    我南京、安徽軍準備向徐州進攻。

    我陜西軍準備向河南進攻。

  2. 本軍擬于明日午前八時停戰期滿如左占領陣地:

    第一區竇司令官(即竇秉鈞)率所屬部隊仍占領原陣地,但派步隊第三協援助右翼軍。

    第二區何司令官(即何錫藩)率所屬部隊仍防御原占領陣地。

    第三區張司令官(即張廷輔)率所屬部隊仍在原占領陣地防御并須在各要地施行佯渡。

    第一支隊羅司令官(即羅洪升)所屬部隊仍在原占領陣地防御。先鋒軍第一混成協王統領率該協及湖南先鋒軍第一標(即獨立第二混成協第一標,標統姚宏陶)占領黃陵磯、王家嶺附近,援助我左翼軍。

    第二支隊鄧司令官(即鄧玉麟)派一部占領金口及香蒲山附近掩護該處炮隊,其余所屬部隊俟先鋒軍至黃陵磯及王家嶺時即撤收至武昌城內三十一標營房集合待命。步隊獨立標張統帶率該標仍占領黃州、麻城掩護

  3. 馬隊第一標王統帶率該標(欠一營)同第二標劉統帶(欠二營)仍在原陣地集合聽調。明日須派偵探赴左右翼搜索,并設步哨

  4. 近衛軍第一混成協統領高尚志率該協為總預備隊在城內左旗營房集合待命。

  5. 五、余在洪山寶通寺。

    左右翼軍初戰告捷 

    12月31日凌晨一點整,革命軍各部開始行動,鄂軍按計劃開始佯攻漢口、漢陽,右翼軍、左翼軍則向黃陂、孝感總方向突破。鄂軍炮兵從凌晨一點至八點不斷轟擊清軍陣地,下午兩點,革命軍沿江堤一線發起進攻,清軍亦發炮猛轟武昌革命軍陣地,并依托陣地阻擊鄂軍的進攻,雙方激戰一整天,鄂軍的佯攻目的達到了。   

    在鄂軍掩護下,左翼軍、右翼軍主力未受多大阻力便渡過長江,左翼軍先頭部隊第一日便到達了大小軍山,清軍蔡甸外圍的兩個營畏懼被殲滅,遂向湖南革命軍獨立第二混成協聯系投降,革命軍予以接應,至日末,共有200余人前來投降(見《申報》1912年1月1日第二版);右翼軍也有相當進展。1912年1月1日,革命軍繼續擴大戰果,左翼軍先頭部隊將蔡甸攻克,蔡甸守軍倉惶逃往漢陽。右翼軍先頭部隊也已奪取黃陂外圍陣地,形勢十分有利。

    1912年1月南京臨時政府成立

    第二次突擊

    在被合圍的危機已顯露的情況下,清軍借助停戰的機會,急速開始了撤軍。1月5日,漢陽清軍除留下一千余官員、巡警“保護治安”,其余全部退往漢口。1月6日,清軍在漢口守軍也開始乘火車向黃陂孝感退卻,革命軍招降機關在蔣翊武的領導下,招降了其中400余人。

    清軍主力退卻至黃陂孝感附近要地后,漸漸擺脫了淺近合圍威脅,于是在和談中態度日趨強硬,清廷內閣駁回革命軍全部要求。南京臨時政府于是在1月6日下達了用兵方略。

    1月7日,湖北都督府召開軍事會議,決定整編在鄂革命軍為北伐軍,以戰時總司令吳兆麟,右翼軍總司令李烈鈞,左翼軍總司令趙恒惕分任第一、第二、第三軍總司令官并下令準備戰斗第二軍第三軍按原計劃準備突擊外,第一軍1月8日接到命令自陽邏出發,經三山鋪向甘家店方向進攻。此間,湖北各中小地區革命武裝也十分活躍。

    1月10日,清廷發現在革命軍數面夾擊下戰局已十分不利。當日清廷內閣奏片中寫道: “武昌開戰,長江各兵船早屬匪有,江權盡失。浙江、江西各匪均由兵船運集楊邏司一帶,人數約兩萬以上,擬攻黃陂,搗我左翼;漢陽府屬之潛江、沔陽各匪,進據蔡店,襲我右側。十月內,安陸府天門、京山兩縣為匪占據后,應城、云夢、德安、應山等處萬分吃緊。孝感站距云夢僅五六十里,廣水站距應山不滿四十里,此兩站極受危險。十一月初,襄陽、樊城失守,棗陽即為匪占,信陽隱受抄襲之患。而孝感、廣水、信陽各車站,均屬湖北軍隊后路,運線既受革匪重重包圍,計長約三百余里。漢口、漢陽實為絕地,后路萬一有失,大局何堪設想。故籍唐、伍兩代表議定退兵之約,于本月十六日退至孝感、廣水一帶防堵。漢口、漢陽仍留文官、巡警保護地方治安,由兩面協商,免為戰地。謹奏。”   

    此日,段祺瑞亦轉移其總司令部到孝感,將所部主力集結于陽店附近,一部集結于孝感附近,以此完成清廷內閣的指示。

    113日吳兆麟任大元帥府參謀總長,具體負責北伐事宜。參謀總長者,軍事幕僚長也,負責貫徹執行最高統帥的命令、指示,搜集和提供情報,擬定和組織實施戰略戰役計劃和動員計劃,指揮部署協調各部隊的作戰行動。

    黃孝決戰取得勝利

    1月29日,革命軍各部隊全線展開突擊,尤其以第三軍攻勢最為順利,該軍攻占新溝附近,向孝感(當時清軍第一軍、第二軍總統官段祺瑞及其司令部均駐孝感)發起了攻擊。這一攻擊立即迫使清軍將其集結在應城、云夢附近的部隊收縮至德安以策應孝感。革命軍第二軍攻占祁家灣后再次向三叉埠突擊,革命軍第一軍則在攻占甘家店后進入對楊店驛附近進攻準備中。

    2月1日,革命軍第三軍、第二軍在完成既定戰役目標后終于暫時停止進攻,就地轉入防御。各部隊對于南京臨時政府下令停止進攻都很不理解。當日上海《申報》第三版報導:“武昌軍政府現分各軍為三路,第一軍由黃州進攻,所部凡兩鎮;第二軍則由黎統制(即黎天才)聯合江西、安徽兵攻武勝關;第三軍由沈秉堃率湘桂聯軍為后援。各軍分撥既定,俱厲兵秣馬以待,不料停戰屢次展期,各軍俱有忿色。”另外,在同一版上還報導了清軍動向:“現北兵已全數退至距黃陂七十里之陽店,觀其意殆欲退守武勝關。”

    2月2日,湖北革命軍第一支隊全部占領漢口,第二支隊渡江與漢陽反正部隊會合,至此,武漢三鎮全部被革命軍收復。人民群眾熱烈歡迎革命軍的到來。2月3日至5日,湖北境內清軍逐步退卻至廣水、武勝關。6日,該部又向河南信陽州退卻。雙方協議,清軍退卻至信陽后,革命軍再占廣水、武勝關一帶免發生沖突清軍在后撤中丟棄大量武器裝備,許多人開小差或投降革命軍。直到2月9日,革命軍第一軍還接受了一個整營的清軍投降。

    黃孝戰役歷時一個多月,雙方參戰兵力近二十萬人,是辛亥革命中最大的一次會戰,革命軍投入了來自湖北湖南江西江蘇廣西安徽、浙廣東上海等省市的兵力3個軍、3個支隊海軍艦隊10余萬人;清軍投入了以其最精銳的北洋六鎮主力組成的兩個軍數萬人。此戰,雙方投入兵力大大超過此前的陽夏保衛戰和革命軍攻克南京之戰戰,是革命軍主力兵團與清軍最精銳兵團的一次決定性會戰

    革命軍在戰略上,明確了一定要打倒清朝,在戰術上采取了“口袋戰術”、“鉗形攻勢”,先用“圍而不打”的方式,完成對漢陽、漢口、黃陂、孝感等地清軍的戰略包圍和戰役分割。然后革命軍第一軍炮兵12月31日凌晨1點開始在武昌鳳凰山、兩望山、蛇山、黃鶴樓等高地向漢陽、漢口打了8個小時的炮,下午2點,湖北革命軍沿武昌江堤一線發起進攻,清軍的炮彈雨點般地落在革命軍陣地上,雙方激戰一整天,革命軍第一軍步兵沿武昌江堤各處向漢陽、漢口佯攻,掩護革命軍第二軍、第三軍分別在陽邏、金口渡長江。革命軍第一軍佯攻目的達到,隨后按“正面牽制,兩翼包抄”的順序發起進攻。革命軍第二軍率先在黃陂的祁家灣打響,吸引了清軍大部分兵力的視線,革命軍第三軍在清軍毫不知覺的情況下,搗毀了清軍在湖北的總司令部,達到了擒賊先擒王的目的,在敵軍群龍無首之際,乘勝占領了孝感火車站,截獲清軍大批物質,切斷了清軍的運兵通道。此種戰術充分發揮了革命軍人多的優勢,革命軍第一軍兵分兩路,一路包圍漢陽、漢口,處于包圍中的清軍惶惶不可終日,爭先恐后往北逃。另一路在孝感的楊店擋住清軍北逃的去路。段祺瑞走投無路率部反正,革命軍第一軍把清軍全部趕出湖北。段祺瑞部的反正,使清軍與革命軍在數量的對比起了根本性的變化,黃孝戰役革命軍部署有方,戰法高使清軍兵敗如山倒。

    2月12日,宣統皇帝頒布退位詔書

    3月后鄂軍擴編為8鎮16協吳兆麟任5鎮統制劉佐龍9協統帶胡廷10協統帶。

    4月1日,孫中山正式解除臨時大總統一職。 袁世凱出任臨時大總統后,將吳兆麟等首義軍官調往北京,表面上授以高官厚祿,實際上解除其兵權以除后顧之憂。調虎離山,瓦解革命軍吳兆麟入京時,袁世凱出城三十里迎接,以示其禮遇之隆重。袁氏是認可吳兆麟的軍事能力的

    9月,吳兆麟被授予中軍銜,獲大綬嘉禾章、文虎章后出任北京將軍首席將軍。

    1923年2月北洋政府授予吳兆麟將軍府平威將軍。

    1942年10月17日吳兆麟病逝于武昌,終年60歲。

    1943年7月,重慶國民政府明令褒揚吳兆麟,追贈為陸軍上將。

 

文章錄入:吳丹軍    責任編輯:gohwu 

 我要投稿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吳氏網二維碼免責聲明: 本站屬非營利性純民間公益網站,旨在對我國傳統文化去其糟粕,取其精華, 為繼承和發揚祖國優秀文化做一點貢獻。所發表的作品有來自本站特約網友個人原創作品,有部分轉貼自報刊、雜志、互聯網等圖文,在此發布作品、留言、評論等請嚴格遵守國家法律法規和互聯網規則。作品中 所涉及的思想、內容、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如果涉及到您的資料不想在此免費發布,請來信告知,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予 以刪除。全部資料都為原作者版權所有,任何組織與個人都不能下載作為商業等所用。——特此聲明!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網友評論:(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數據載入中,請稍后……
    發表評論
    昵 稱: 驗證碼:
    評 分:
    內 容:
    0/1000)

    提示:Alt+S快速發表

     

    | 關于我們 | 加入收藏 | 聯系站長 | 友情鏈接 | 版權申明 | 管理登錄 | 服務專用QQ :116539779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1015656481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1997-2014 China Mrs.Wu,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3015218號
    香港菠菜手机网 阜南县| 三门县| 福泉市| 荥经县| 弋阳县| 陆川县| 安泽县| 宁夏| 邓州市| 遂昌县| 西藏| 天长市| 鹿邑县| 靖州| 柳河县| 奉节县| 女性| 邯郸市| 句容市| 哈巴河县| 黑水县| 大庆市| 睢宁县| 濮阳市| 克山县| 池州市| 突泉县| 湖北省| 广西| 南召县| 凤阳县| 金华市| 琼海市| 理塘县| 宝兴县| 安徽省| 双桥区| 宜章县| 桑日县| 屯昌县| 固始县| 临朐县| 射洪县| 武鸣县| 绥阳县| 绵阳市| 磐安县| 普定县| 东平县| 驻马店市| 商水县| 玉溪市| 双江| 阿坝县| 阜康市| 赫章县| 宝应县| 敖汉旗| 老河口市| 余干县| 阿图什市| 县级市| 子长县| 邓州市| 鸡西市| 雷山县| 黎城县| 昌黎县| 临沂市| 濉溪县| 西畴县| 阳信县| 句容市| 巩留县| 玉龙| 日喀则市| 孟连| 泰兴市| 岱山县| 崇礼县| 博客| 正蓝旗| 金华市| 临沧市| 安陆市| 崇左市| 玉龙| 荃湾区| 左贡县| 高州市| 卢龙县| 广平县| 乐安县| 巨鹿县| 稷山县| 北海市| 承德市| 民丰县| 如皋市| 稷山县| 福海县| 郴州市| 乐业县| 肃北| 来安县| 监利县| 泊头市| 宜兰市| 和平区| 长顺县| 攀枝花市| 香格里拉县| 滨海县| 锡林郭勒盟| 呼图壁县| 西盟| 宁安市| 炉霍县| 日照市| 简阳市| 大同县| 绥阳县| 长丰县| 加查县| 邢台市| 剑阁县| 宁化县| 同心县| 鹤山市| 子长县| 兴海县| 安达市| 边坝县| 淄博市| 新沂市| 东山县| 微山县|